蒋琦:你爱我吗 (小说连载 六 )

母亲突然从乡下到杨城来找孟希希。说是一个多月前村里刘老二的孩子下河游泳时被淹死了,刘老二担心媳妇想不开寻短见,就四处打听着想领养个孩子——家里有个孩子跑着闹着,总能增添些生气,要不刘二媳妇整天想着死去的儿子,一天到晚泡在泪缸里,一根筋儿地往死路上琢磨。

你也知道,他们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恐怕自己生不了了。要不,你把小俊送给他们?乡里乡亲的,总不会亏待他。他们家承包着几十亩茶园,还开了个农药种子批发站,经济条件一直是村里数一数二的。

钱,钱,似乎有了钱小俊就会幸福。孟希希有点不耐烦,她没想到母亲来找她是为了这事。刚离婚那会儿,孟希希一个人拉扯着孟小俊,曾想让母亲来帮帮忙,不料竟被推说家里农活忙走不开。孟希希知道,母亲是打心底里讨厌孟小俊。作孽呀,都是因为这个小崽子,我闺女才会落得今天这样。母亲总爱这样感叹。

母亲伸出手想去抚摸孟希希的头发,被孟希希下意识地躲闪开了,那是一双因长年无休止的劳作而布满老茧的手。孟希希已不记得母亲上次抚摸自己是什么时候了,母女之间那种耳鬓厮磨的感觉她已太觉遥远。

孟希希九岁时父亲肺癌去世,母亲靠着一双手把她们兄妹俩拉扯大,甚至还供孟希希念完了高中。好不容易盼着孟希希结婚,谁知不到两年傻丫头又离婚,还拖着个来历不明的小崽子!孟希希能理解母亲对自己深深的失望和埋怨,但始终不能原谅在自己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母亲竟然拒绝伸出援手。孟希希不知道,母亲是想让她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知难而退还要抱着让她自食其果的幸灾乐祸?至爱亲人之间因爱而生的恨有时竟可以冰封炎夏。

母亲日渐显老了,花白的头发像一团枯草盘在头上,皱纹密密地爬上她那被田间地头无遮无拦的太阳光照得枯黑干瘪的脸上。苦命的女人!难道母女的命运也会在冥冥之中传递吗?孟希希有一种心疼的感觉,心底那块原以为坚固筑起的高墙开始松动。她俯下身去拉起母亲的手摩挲起来,突然感觉一滴滴凉凉的东西落在她的脖子上,抬头一看,浑浊的泪水在母亲沟壑纵横的脸上静静流淌。

高建明平均两三天一个电话,隔着无线电波和孟希希缠绵一番后,最后的落脚点总是孟小俊。孟希希渐渐的有点怕接他的电话了。

刘老二,孟小俊,他们之间有联系吗?原来没有联系不等于现在和将来没有联系。

孟希希终于答应母亲,把小俊送给刘老二家,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对小俊好,尽量供他读书。刘老二拉过孟小俊满脸堆笑,那当然,那当然,小俊到我们家就是我们的亲娃儿了,不供他还去供谁?

刘老二的媳妇张罗了一大桌子菜,饭桌上不停地向孟小俊碗里夹。小俊乐颠颠地以为妈妈带他到乡下来串门,吃得腮帮子鼓鼓的。晚上,刘老二媳妇要带孟小俊去洗澡,被孟希希抢先一步,嫂子,还是我来吧——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孟希希牵着孟小俊的手径直来到卫生间,取出大澡盆,放了满满一盆水,将小俊一古脑地脱光丢进澡盆里。

孟希希一寸寸细细地抚摸着小俊粉嫩而温软的肌肤,似乎是在一瞬间小俊就长成现在这样可爱而顽皮、敏感而忧郁的孩子。孟希希使劲地想记起孟小俊以前的样子,她要把小俊每个时期的模样深深地刻在心底,可偏偏脑子一片空白。

洗完澡,孟希希给小俊换上他最喜欢的小海军服,那是孟希希和高建明在海南玩时买的。蓝白相间的条纹,配上小俊白白嫩嫩的皮肤,像海鸥将要从大海上振翅飞翔。亲爱的孩子,从明天起你就要离开妈妈了,你将飞向哪里?

好久没和孟希希一起睡了,孟小俊显得特别兴奋。一会儿搂着孟希希的脖子吧嗒吧嗒地亲,一会儿要孟希希给他挠痒痒,一会儿要孟希希给他讲故事,孟希希一一应承,搂着儿子反复摩挲,摩挲。

小俊爱妈妈,妈妈也爱小俊。小俊突然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捧起孟希希的脸说。那样子无比的依恋,甚至带着些许的讨好。

小家伙渐渐沉入梦乡,鼻息安祥。间或不知做起了什么美梦,竟咧开小嘴甜甜地笑了。会梦见什么呢?

一霎那间,孟希希冲动地想抱起孟小俊悄悄返回杨城,这么可爱的孩子,我为什么要抛弃?我疯了吗?孟希希狠狠地掐着自己的大腿,心像被人用刀在一块块地剜割。

整整一夜,孟希希片刻未合眼。隐隐听到第一声鸡鸣,她俯下身去亲了亲孟小俊粉嫩安祥的小脸。这张曾被她无数次把玩的脸,在一瞬间突然陌生起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了,从此我们将在茫茫人海中音信渺茫?

孟小俊翻了个身继续睡去,孟希希不敢再耽搁,她怕孟小俊万一醒来面对妈妈的离去又会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那声音会把她捣得五脏俱碎。

《蒋琦:你爱我吗 (小说连载 六 )》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